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

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

——听黄厚江老师《背影》兼论我之语文观

四川邛崃市平乐中学 田俊

当山山黄叶写满秋天的诗意,我拾起最美的一片,藏在胸怀,希望焐出一个美好的春天;当神女湖游鱼荡起依依涟漪,我荡舟心许,掬一捧湖水,洗涤出一个纤尘不染的明澈之心;当苍苍巴山,悠悠夜雨绘制出一幅烟雨朦胧的小城之美,我秉烛以待,等一个风雪夜归人,等一场西窗夜话之会。十月的永川,恰若一条永远川流不息之水,洗去了盛夏的潦水,淡去了酷暑的浊气,多了一份伶俐,多了一份雅致。

十月的永川,我出邛州,下成都,过二阳,赴永川,翻山越岭,一路风尘,却乐此不疲。教育育人,何尝不是如此一路行走,一路修行,有人怨声载道,有人却乐在其中。我们都是那个虔诚的修行人,只为选择的前方,那管一路风雨。十月,我们永川相聚,只因我们都是赶路人。心中有太阳,生活就会有阳光。

我是怀着一颗明澈之心,前去永川的。我人生中仅有的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属于永川。古人常言,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巴蜀之去虽无万里之遥,不过其中滋味也确抵过了读万卷书了。我如此坚决地背起行囊就上路,是因为心底里想听一听朴实而敦厚如高山,激情渊博如江河的黄厚江老师的本色语文。

从教十年,我虽才疏学浅,但对语文却情有独钟,孜孜不倦,力图找到最好的方式来诠释语文的美丽和魅力。那些写在宣纸上的一个个汉字,无不像富有生命的精灵,跳动着,喧闹着。我时常在感叹不知那些语文书册里,沉睡着多少鲜活的生命,这些生命里有包含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。而我们这些语文宣讲者,却形同陌路,冷眼相见。那是语文教师的不幸,更是语文书册里那些沉睡的生命的可悲。我是怀着敬仰之心来上每一堂语文课的。上《记念刘和珍君》,我会为敢于直面惨淡人生,正视淋漓的鲜血的始终微笑的刘和珍君而潸然留下;上《雨巷》,我会带着学生走进烟雨悠悠的雨巷,漫步在湿漉漉的青石板上,聆听纤纤跫音淡淡消逝在深深巷子;上《荷塘月色》,我会和朱自清一起坐在院子乘凉,感受那份来自不易的宁静。我认为语文就该如此美丽,如此动人。

我一直在寻找那份可以唤醒沉睡在文字里的生命的惬意。能唤醒生命的,必定是另一个生命;能唤醒灵魂的,必定是另一个灵魂。看山是山,看山不是山,看山还是山。语文教学终究要回到“看山还是山”的路上来,这才是语文之正道。

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接触到黄厚江老师的本色语文,是从《语文教学通讯》开始。至于黄老师的精神内涵,在此不必细说,但只“本色”二字,已让我怦然心动,难以自已。永川之行,终于如愿以偿,眼见耳闻,其本其色,着实茅塞顿开,豁然开朗。我想,这不就是自己心向往之的语文课堂吗?随性自然,率真而为;披文入理,质朴地道。少了华而不实,多了敦厚深刻。

细品黄老师《背影》一课,真是“本色”至极。读课文,谈感受,找句子,一切都是如此自然而真实;图文比较,一图一文,细节之比,于字词深处感悟父子情深;背景资料,辅助以行,不蔓不枝,把对文本的解读引向深处,新处,真实恰到好处。整节课,万变不离其宗,那就是一个“爱”字。黄老师让学生真实而具体地从文字细处,体味出了这种现代社会难以感受的深沉之爱,这不仅是“本色”,而是本事。

语文,是地,一语不言,而万物生焉;

语文,是天,空无一物,而百鸟翔焉;

古人言,天地有大美而不言。语文何尝无大美?可芸芸之辈,又有几人悟得真心呢?

行走在语文的修行路上,只要心怀一颗对生命的敬重之心,那么你一定不虚此行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