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出文本的底色 ——我教《祝福》

读出文本的底色

——我教《祝福》

 四川邛崃市平乐中学 田俊

《祝福》这样的文章,在教学过程之中,绝不能仅满足于对故事情节的梳理,人物形象的概括,主题思想的把握,更重要做的是透过文本的阅读读出文本的底色——看到一颗心,见到一个人。

我在教学本文时,就没有急于去梳理情节,而是让学生细读第一部分——祝福的景象和鲁四老爷的刻画。我把第一部分的环境分成两个部分:整体的鲁镇的环境,局部的鲁四爷书房的环境。作者为何要刻画这两个环境呢?一大一下,一宏观一微观。这其中必有真意。我先让学生们找描写鲁镇的祝福景象的句子。学生找到两处:1、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,村镇上不必说,就在天空中也显出将到新年的气象来。灰白色的沉重的晚云中间时时发出闪光,接着一声钝响,是送灶的爆竹;近处燃放的可就更强烈了,震耳的大音还没有息,空气里已经散满了幽微的火药香。2、杀鸡,宰鹅,买猪肉,用心细细的洗,女人的臂膊都在水里浸得通红,有的还带着绞丝银镯子。煮熟之后,横七竖八的插些筷子在这类东西上,可就称为“福礼”了,五更天陈列起来,并且点上香烛,恭请福神们来享用,拜的却只限于男人,拜完自然仍然是放爆竹。年年如此,家家如此,——只要买得起福礼和爆竹之类的——天色愈阴暗了,下午竟下起雪来,雪花大的有梅花那么大,满天飞舞,夹着烟霭和忙碌的气色,将鲁镇乱成一团糟。

对于这两处环境描写,你又如何理解呢?也许我们会在无意中忽视这样的句子,其实我们真该静下心来细读一下,不然,到辜负了鲁迅的笔墨了。

曹雪芹写《红楼梦》是真事隐去,假语村言,鲁迅又何尝不是呢?

第一处环境刻画,表面上是写鲁镇新年祝福的景象,其实是写作者内心的心情。你看看其中的这几个词语:“毕竟最像”“灰白色的沉重的”“钝响”“幽微”。“毕竟最像”是在说鲁镇迎接新年的热闹气氛,更包含了作者对这些迎新的鲁镇人的一种同情,作者仿佛一个清醒的局外人,用极冷的眼看着这一切,又用极热心同情这这些生如蝼蚁的生命。作者的将这种交集的心情用一个“毕竟”,完毕地表现了出来。“灰白色的沉重的”,一种死寂沉闷之感油然而生。“钝响”,更是一种巨大的压抑。“幽微”,已让作者昏头转向,昏昏沉沉,难以呼吸了。这就是鲁迅,用这样一串写环境的句子来关照“我”的心情。一切景语皆情语。

第二处环境描写,出来写出新年到来时,人们忙碌欢快的祝福景象,更是为了去揭示一群人的思想意识。其中这几个词语“细细的洗”“只限于男人”。看看“细细”一词,是仔细了又仔细,可见那些妇女们多么的小心用心地对待宰杀的生禽,这是一种对待鬼神的态度,鲁迅在此的闲来一笔,并不“闲”,一方面向我们展示了鲁镇人根深蒂固的鬼神意识,另一面也很好地为祥林嫂的遭遇作下一个合理的解释,同时,也在告诉我们祥林嫂的故事不是偶然,不是个别,一个祥林嫂倒下了,还有千千万万个祥林嫂站起了。“只限于男人”,当然也是在暗示祥林嫂的悲剧,是一类人的悲剧,就是男权社会下妇女的悲苦命运,所以小说的主题从此处也可以窥见一斑,就是只针对那个时代下的底层妇女而言的。这两处环境描写如此一读,我们仿佛拨开了文字的面纱看到了藏在文字背后的底色。

我们从这个宏观环境的描写,读出的是一群人的行为、思想,鲁镇就是当时中国社会的一个缩影。

下面我来看看另一个环境——鲁四爷的书房。鲁迅为何要添上书房的环境描写,绝非闲笔,是在写人,写鲁四爷,写四叔的封建卫道士形象,也为后文祥林嫂的遭遇作了很好的一个铺垫。

你看这两个环境,有自然的,更多是人文的,作者就是把人性放到了环境当中去,读懂环境,就读懂文本的底色,读懂了鲁迅的真意。这个环境与“我”是格格不入的,当鲁镇的人沉浸其中时,我却倍感压抑,这是因为两者的思想不同,一方代表守旧,一方代表革新。这也是“无论如何,我明天决计要走了”的根本原因了。我们可以从这句话中,感受到作者的无奈和痛苦,那种“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”的心情都付其中了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