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写”出一个生命的悲哀 ——我教《祝福》

“写”出一个生命的悲哀

——我教《祝福》

四川邛崃市平乐中学 田俊

我教学一向就徐徐而进,因为我觉得语文教学,比不得其他科目,急不得,一急就丢了语文的本色了。语文,得慢慢读,慢慢写,在慢中品味出真滋味。我教《祝福》第二课时,就很慢,慢到只写了一段话。不过,我觉得这样的课,是我想要的语文课。我们要用这样的课堂来找回语文的本色。

第二课时,我所讲内容为:故事的结局,祥林嫂在寂然中死去。也许我们讲小说的主要内容就是情节梳理、形象分析、主题概括,那样讲也是一种选择,不过我们可以寻找一些其他的方法来解决这些问题,比如我将这一节时,就没有去分析人物,而是通过寻找祥林嫂死前的容貌描写,死时的环境描写,再加入自己对理解和想象,用文字把一个生命的逝去展示出来。环境是祝福的时节,窗外下着大雪,也许是一个漆黑的晚上,还有噼里啪啦的爆竹声,当然还有鲁镇人的欢笑声,这个环境与祥林嫂的形象形成鲜明的对应(对比和照应),学生们可以想象到祥林嫂是怎样在雪天里,在别人的欢笑声中,在辞旧迎新的爆竹声中,在漆黑的夜里,孤寂地死去的了,那种惨,那种悲,比我们的讲要来得深刻,来得具体,来得动人。

学生先静静地读文章相应段落,我想当他们读到:之前的花白的头发,已经全白,全不像四十上下的人;脸上瘦削不堪,黄中带黑,而且消尽了先前悲哀的神色,仿佛是木刻似的;只有那眼珠间或一轮,还可以表示她是一个活物。她一手提着竹篮。内中一个破碗,空的;一手拄着一支比她更长的竹竿,下端开了裂:她分明已经纯乎是一个乞丐了。一定会浮现一个生动的形象,一定会心生悸动。当他们读到:冬季日短,又是雪天,夜色早已笼罩了全市镇。人们都在灯下匆忙,但窗外很寂静。雪花落在积得厚厚的雪褥上面,听去似乎瑟瑟有声,使人更加感得沉寂。我独坐在发出黄光的莱油灯下,想,这百无聊赖的祥林嫂,被人们弃在尘芥堆中的,看得厌倦了的陈旧的玩物,先前还将形骸露在尘芥里,从活得有趣的人们看来,恐怕要怪讶她何以还要存在,总算被无常打扫得于干净净了。一定会在脑海浮现雪花纷纷的景象,一定会内心生出一股寒意。

学生读完,就开始静静地写了。

学生的文段展示:热闹的鲁镇上,爆竹声声划过乌黑的天际,黄色的灯光,哔哔啵啵的鞭炮使鲁镇在繁闹的拥抱中格外温和舒适,但谁曾注意在土地庙旁阴暗潮湿的一个深邃的巷子中,祥林嫂正佝偻着腰身向转角处的一个角落蹒跚走去。她吃力地咬着那冻的发紫的嘴唇,顺着墙角缓缓地坐了下来,破旧的棉衣把墙根的蜘蛛网抹的一干二净。望了望身旁的破碗,眼角流下几滴泪水。

心中想着柳妈的话,她到了阴间阎王是要把她锯开来分给她的两个男人的,她挣扎着把身子向墙角又挪了挪,但她又想着我对她说过的人死了也许是有魂灵的,她是多么想见她那宝贝的阿毛啊。如果阿毛还在,她就不用这么冷了。想着想着,她静静地睡着了。她那白雪似的银发在月光下熠熠生辉,一阵风过,庙旁的大红鞭炮纸屑飘了祥林嫂一身。

远处又传来了响脆的鞭炮声,久久地回荡在这漆黑的夜里。

经学生如此一写,自然比我们口头的讲要来得真切。与此携裹而来的还有对祥林嫂的同情,对一个生命逝去的悲哀。

接着我让学生总结了这样一个问题:面对祥林嫂的死去,人们分别是一种什么态度?从这些态度中,你读出了什么?这个问题很好地深化了学生对祥林嫂的死的含义的理解。让学生更深的领会作者将祥林嫂的悲惨命运展示给我们看的用意。

我觉得用写的方式来代替讲,也许是语文教学更好的一种选择哦

发表评论